PARK NEWS

園區新聞

藝術入駐——“匯流”北京中睿城藝術節開幕

2018-08-13

這是一次全新的嘗試,對于藝術家和觀眾乃至整棟建筑,都是全新的體驗。因每個人內心都有一片風景,藝術作品脫離了創作時的語境,在這一空間、時間,在不同場域中四處回響,在不同語境中“匯流”。


圖片1.png


曾幾何時,穿得美美地去看展,成了都市青年一種生活方式。打卡過各式各樣的文獻展、攝影展、雕塑展、多媒體展和網紅展;也在特展、年展、雙年展、三年展、五年展留下過回憶;見識過各種展廳、露天廣場和沉浸式環境,唯獨沒有嘗試過在毛坯房里看秀是怎樣一種體驗。


1534127105(1).jpg


2018年8月4日開幕的“匯流”北京中睿城首屆藝術節,開創了在企業總部園區內跨界藝術之風范:利用五層共計3000余平方米的獨棟辦公樓作為展館,辦了一次不限藝術形式的展覽。裝置、雕塑、視頻、攝影、文獻、行為在此巧妙結合,整棟建筑如劇場般,給介入其間的藝術家、藝術機構提供舞臺。


美的誤區,即丑的所在。視覺上的強烈刺激,讓觀眾漸漸麻木,甚至背離了美的初心。這一次北京杏壇美術館帶來的水墨、書法作品,無疑能明顯看到作者從時間中汲取到營養,并在當下的場域中表達自己的理解;涂少輝的裝置,利用激光束和畫作的結合,提出了對于東西方語境下的同一片天空、星座的宇宙問題;黃子洋的自拍,讓觀眾早已僵化的內心,即使隔著鏡框玻璃,也會被這種青春的氣息一擊即中;張乃超、施辰武用汽車代替腳步,用相機書寫著他們的游記;崔堅和頂之酷俱樂部,用不同的傳統攝影工藝,演繹今天的故事;金酉鳴剝離情緒地觀望民國遺存古建筑,用大畫幅相機為他們書寫尾聲;以及李金泉、成柏璇、王建明、崔文濤、李悅、馮春輝等人把自己多年耕耘的成果予以展示時,那些作品泛著的光澤,也都是在時光中踽踽獨行后的碩果。趙俊毅攜自己多年收集的晚清民國時期攝影文獻及自己的研究手稿,提示著人們曾經的來路。


圖片4.png


公共空間介入藝術,早已有之,然而真能能夠做到有態度地關注社會、有深度地去走訪個人的,少之又少。所以這次“匯流”所展出的諸如張舒、王嬰、陸正旭、高蕾蕾、劉玉、張恩寧等藝術家的作品,都用不同方式、從不同視角、不同姿態去實地走訪、持續關注社會的某一特定屬性,并不期獲報,也正是如此,才讓他(她)們的作品擲地有聲、直抵人心。同時展出的程玉楊《神人》系列,恰逢汶川地震20周年,再次看這些畫面,配上新的作品釋義,耐人解讀;《家用汽車》雜志社,利用自身的媒體屬性,以汽車為切入點,剖析某一特定人群,起初用赤子之心埋下的一顆種子,在多年連續的走訪、分析;經波折、歷磨難;甚至被質疑、被否定后,如今展出的成果已是一棵參天大樹。


圖片5.png


“北京中睿城愿意為各位藝術家搭建一個溝通、交流和展示的平臺,本次活動是一次有意義的跨界嘗試,讓更多的人了解藝術家,洞察藝術的真意,認可藝術的生活方式。”中睿城(原川谷匯北京總部)董事長劉澤龍先生接受中國網專訪時說到。“所有的美都是共通的,一部建筑史,也是一部藝術史。從古至今,建筑都是藝術的一個重要載體。北京中睿城對藝術的追求和尊重,使我們摒棄了簡單的水泥盒子,選擇了充滿人文精神的法式古典主義風格。我們相信這份永恒的美,今天的人會欣賞,未來的人也會欣賞。”


00.jpg


藝術節理應是各個門類藝術家作品的展陳之所,然而這次“匯流”的展覽作者,在創作之外還有其他的本職工作,這些“素人”藝術家,視藝術為一種出口,一種慰藉,不同形式的藝術創作,給他(她)們提供了一種宣泄、一種逃脫。他(她)們的作品入于過去,談出現在。他(她)們選擇站在更大的語境中、在四季輪回的人生里,保全生命中最鮮活的部分。


“作品是表達、是吶喊;是提問、是回答。” 本次“匯流”藝術節策展人陸正旭對中國網記者說。“既然是毛坯房,不如搞一次全新的嘗試,對于藝術家和觀眾乃至整棟建筑,都是全新的體驗。”和主辦團隊一拍即合,于是便有了這次的“匯流”之作。


圖片7.png


這些作品,給懂它的人,也給不懂它的人,因每個人內心都有一片風景,藝術作品脫離了創作時的語境,在另一空間、時間,在不同場域中四處回響,在不同語境中“匯流”。


此外值得一提的就是,北京中睿城的本次藝術節,得到了哈蘇相機、哈弗汽車、北京杏壇美術館、林好夫相機等品牌的認可和大力支持。


本次展覽一直持續到2018年8月19日,歡迎新老朋友造訪北京中睿城,在最具藝術氣息的總部集群內,領略藝術的美。


圖片80.jpg




超准30码期期中